校长对谈(江户东京研究中心主任兼设计工学部教授 阵内秀信)

2018年04月20日

通过揭示江户看到的新东京 “江户东京研究”拓展的城市智慧

东京是一座破坏与重生的城市。仅从现代史来看,东京克服了关东大地震和东京大空袭的致命性破坏,继续成为日本的中心。如今这座城市依然在某些区域进行开发,以2020年为目标发展着。

自江户幕府成立起,东京作为日本的中心延续了400多年,其中积淀下来的历史,应该是非常厚重的。可是,想不到研究东京的历史却很短暂。到1980年代前期,才提出了探究江户东京这座城市的“江户东京学”。从江户时代到现代,开始进行综合性研究,还不到30年。

2017年,江户东京学领域迈出了一大步。法政大学设立了江户东京研究中心,开始以文化和建筑为两大核心,综合地揭示江户东京。

面对全球化和2020年,东京不能停止现代化进程。本次,我们就东京的特点和跨越江户东京的文化,采访了在法政大学江户东京研究中心进行研究的田中优子校长、阵内秀信教授。

田中 优子
法政大学 校长

法政大学研究生院人文科学研究科博士课程学分修够到期退学。专业为江户时代的文学与生活文化、亚洲比较文化。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东京2020有识之士座谈会”委员等。著作:《江户百梦》(朝日新闻出版,荣获三得利学艺奖)等。

阵内 秀信
法政大学 设计工学部教授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工学系研究科博士课程结业。到威尼斯建筑大学留学。专业为意大利建筑史、城市史。东京都中央区乡土天文馆馆长等。著作:《东京空间人类学》(筑摩书房,荣获三得利学艺奖)、《东京》(文艺春秋)等。

将被“时代”切断的研究,以“地区”重新进行建构的江户东京学

――今天请多关照。江户东京学是怎样一门学问?与以前的历史研究有何不同?(以下省略敬称)

阵内:在1980年代前期,也就是江户东京学尚未诞生之前,在所有学问方面的研究,都是按“时代”划分的。研究江户风俗的人,只关注江户时代;研究现代建筑的人,只关注文明开化以后的建筑。然而,实际上人们的生活一直是延续不断的,所有的时代都是连在一起的。

希望把全部历史连接起来,重新提倡一次,于是诞生了江户东京学。通过这一研究,使江户与东京完全联系起来,证明今日东京的基础和原型就在江户。

如今,只是走在法政大学校舍所在的麹町,就有许多江户的因素。

作为水都的江户东京

――并不是按―个时代划分,而是按地区划分的领域。与以往的历史研究相比,我觉得更加亲近。

田中:也能从保留至今的神社、寺庙追溯历史。有神社、寺庙的场所,原来是河流或山峦的出入口。据说,虽然人们的生活曾与自然环境是密切相关的,但是人们因为开发那里而感到内疚,于是祭祀。自然环境、水道对于江户东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所以本次研究也提出了“作为水都的江户东京”这一主题。

阵内:江户这座城市,以多种形式利用水道创造了富有情趣的生活文化,也包括大众文化。农耕如此,渔业也不例外。佃岛、羽田和深川,城市中心附近有这么多渔夫街,这样的地方在世界上绝无仅有。这类职业也很危险,信仰虔诚,因此祭祀众多神明。

而且,水道不仅对产业重要,也与游乐文化密切相关。江户的船只不但支撑物流,而且也作为一种去看戏的游乐设施,深受人们喜爱。从古往今来的经典赏花胜地多半在水滨也能看出,人们聚集的场所一定有水道。

也就是说,江户的水道与人们的生活、产业、流通、精神、文化全都息息相关。

――水道深入到生活的各个角落。江户原来就是一片水资源得天独厚的土地吗?

田中:由于江户离海很近,饮用水本身并不丰富。在江户使用的水,是从西面山上将水引到神田川,然后使分流的水流入地下管道的。通过自来水管从大名宅邸流到平民居住的大杂院下面。而且,是在水管上方修建水井代替水龙头,将自来水打上来使用的。因此,说是水井,其实并非天然水,而是自来水。下水道也很完善,下水道一直通到胡同和小巷。

江户东京博物馆制作了当时的供排水设备的详细实景模型,也展示挖出的水管,非常有参考价值。

孕育灿烂文化的“城中城”

――自古以来供排水和流通如此发达的江户东京,与西方城市相比,在结构上有何不同?比如,巴黎就被称为放射状布局的城市……

田中:在我印象里,与其说江户东京有一个中心,所有起点都集中在那里,倒不如说随处设置景点的感觉。虽说大体上,五条街道的入口全都是日本桥,但是街区本身是按地区聚在一起的。

而且有在街区中还有街区的结构。以红灯区、戏剧街为例。在今天的东京,剧场只是街道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在江户时代,则首先营造“戏剧街”之类的街道,并在其中设立多个剧场。如此一来,那里就是一条只有剧场的街道了,剧场相关人员住在其周围,居民们成为支持者,为戏剧造势。拥有这种能量的“城中城”在江户为数众多。

以大杂院为例,大杂院有大杂院的凝聚力,主管几个大杂院的消防员出现之类,与其说自治组织是被官吏管理的,倒不如说是按人们的住所产生的。

为了东京的城市升级

――如此一来,同样是在江户,每个地区也会出现相当细化的特色。如今正是东京为了迎接2020年,因筑地市场搬迁问题等而要变样的时期,有没有必须改变的部分和必须保留的特色等?

田中:从突出东京特色的意义上来说,有许多应当恢复旧貌之处。比如利用水路的观点。虽然隅田川现在通行船只,但是日本桥川本来通行船只,而且东京也有许多运河,也能用于交通。

这样的话,除了以前的“从陆地到水面”的观点之外,又产生了“从水面到陆地”的观点。出现这种景观也不错呀。东京难得有河川,却没有泰晤士河、塞纳河之类的大河在大城市中心流过,人来人往的风景。有点令人遗憾。

阵内: 在城市中心部有美丽的绿荫和水道,希望大家更加了解这种空间的价值。

现在世界上流行“绿色基础设施”的概念,是指以绿荫和水道为基础营造城市。就是说要反思一直用混凝土建造的现代基础设施,要创建更加美丽的可持续发展的城市。但是,日本曾经就是这样做的。江户的经验正是绿色基础设施。

相关技术也很厉害。刚才谈到的水路如此,造园等植物相关技术也不例外。为了固定堤坝而种植樱花树,使其在防洪的同时成为名胜景点。

因为现代有更加先进的技术,所以只要正确设定目标,就能以良好的形式再现绿荫和水道,营造只在将来的东京才有的空间。不过,由于经济学原理威力强大,存在难点……。

田中:我们在推广“只在东京才有的空间”的价值观,希望产生多个经济学原理。也可谓是实现这一目的的项目。如以此来,东京将成为世界上极为独特的城市。

在不断改变的东京中可以保存的事物

――您说过走在东京,会发现大量的江户因素保留下来,以怎样的观点步行才能发现江户与东京的联系呢?

阵内:要想步行游览东京,必须具备背景知识。欧洲的古老建筑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因此即使没有知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欣赏。然而,如果对东京的趣味了如指掌,就会感到美中不足(笑)

东京虽然在不断改变,但是也能发现其中不变的事物。比如,用地的现状、公路网络,与江户时代相比,几乎没什么变化。因此,虽然房屋等地上建筑物在改变,基础却未变化。东京一直是一座新的城市,也是一座最古老的城市。

没有比东京地图更有趣的地图了。只要拿着旧地图和新地图走在东京,就知道江户的街道是怎样变成现在状态的,是如何设计的了。

天保御江户大绘图(1843年)


出处:国立国会图书馆

出处:国立国会图书馆

国土地理院航拍照片(2007年)


出处:国土地理院

出处:国土地理院

――对比着看很有意思。如果能够更加轻松地了解这些知识,就能让各种各样的人欣赏东京。

田中:如果利用技术,就会呈现该场所过去的面貌。只要与企业合作,就能产生形形色色的价值。如果能够传播在东京快乐漫步的信息,并能共享,东京会更加有趣,培养许多人的历史洞察力。

――今天谢谢二位。

点击此处进入江户东京研究中心网站

点击此处进入法政大学网站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