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 入学仪式 致辞

April 3, 2018

新生同学们,首先祝贺你们入学,我也要向所有的家长们表示衷心祝贺。   

最近几年,报考法政大学大学部的考生人数一直持续增长。2018年度也达到了史上最多,连续3年更新了以往的记录。大家是在激烈竞争中取胜后才进入本校的。包括研究生院的新生在内,你们都是肩负着新时代重任的领航人,请你们充满自信地在法政大学学习。 

法政大学始于明治13年,公立1880年,最初是以“东京法学社”的名字建校的。成立这所学校的居然是三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由于当时自由民权运动处于高潮,人们的权力意识开始觉醒,他们要寻求法律知识。这三位就是金丸铁(Kanemaru Magane)28岁,伊藤修(Ito Osamu)25岁,还有萨埵正邦(Satta Masakuni)24岁。市谷校区外濠校舍楼的顶层有一个叫“萨埵厅”的多功能大厅。这一名称就是以他们三人中最年轻的一个创始人的名字命名的。同样在市谷校区里有一幢27层的高楼,名叫“布瓦索纳德大楼”,就是以法国人布瓦索纳德博士的名字命名。三位年轻人致力于学习法学,而成为东京法学社基础的正是这位布瓦索纳德博士的学问。

那么法政大学是不是仅仅通过外国人教师引进了欧洲的学问和教育方法呢?我对于这三位年轻人为什么要创立学校,当时的社会处于怎样一种氛围都颇感兴趣。而成为其中关键因素的是和自由民权运动相关的被称为“结社”的社团。在作为法政大学前身的东京法学社成立的1880年,据说当时在日本有多达2000个左右的结社。这些社团拥有法律意识和意欲,是为了讨论问题而结社的。江户时代结束后,由于肩负政治和法律重任的武士消失了,因此有必要让农民、工商阶层以及原来的武士们跨越隔阂进行磋商。这些已经没有了身份差别的市民们为了制定宪法,设立国会,蓬蓬勃勃地展开了读书会进行讨论,或者召开演讲大会。由此出现了五日市宪法等好几个由市民制定的宪法草案。在东京都的五日市为了讨论组成了社团,他们以“获得自由的捷径是知识还是武力?”、“建立女帝制是否合理?”等为主题进行了辩论。在多摩校区明治时代曾是相原村的町田市相原町,近百名青年人日夜讨论。多摩地区当时是自由民权运动尤为热烈的地区。

当时日本各地到处都有结社。在冈山县有一个写成“青蛙鸣叫群”、名为“蛙鸣群(Ameigun)”的社团。这一名字表达了他们认为虽然自己不过就如田里鸣叫的青蛙那样,但也要说出自己该说的话的主张。

1889年东京法学社发展成为“和仏法律学校”(和为日本、仏则是法国,即日法法律学校之意)。首任校长叫箕作麟详(Mitsukuri Rinsho)。他19岁时成了相当于现在外务省外交官的御用翻译负责人,21岁渡法,最终当了“和仏法律学校”的校长。此后他又撰写了第一本正式研究法国大革命的历史书。箕作麟详和创立了一桥大学的森有礼(Mori Arinori)、创建了庆应大学的福泽谕吉等10人结成的社团就是“明六社”。他们发行了《明六杂志》,是引领当时新知识的一个社团。从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为创建新社会,很多人热血沸腾参与讨论的时代。

在社团中,当时出生于江户时代的人们展开了热烈讨论,不过为什么这种讨论成为可能呢?那是因为在江户时代的私塾里已经形成了一种叫“会读”的学习方式,也就是以讨论为主的学习方式。会读是以10人左右组成一个小组,学生轮流对教科书上的某部分内容上台发言从而展开学习的方法,其他学生则对他的发言提出质疑,进行讨论。当讨论出现对立、混乱时教师才介入做出判断。

江户时代的学习方法首先是朗读,读出声音以便记忆,就是通过声音让身体进行记忆。其次用身体记住的语言意思再通过听课达到进一步的理解。最后再进行“会读”。日本人在江户时代不仅注重知识的掌握,他们也在现实世界中一边比照所学的知识,一边对怎样运用它们、表现它们进行了思考和讨论。因此在建立国会、制定宪法、依据法律构建公民社会的时代中,让很多人加入讨论、参与百家争鸣成为可能。我认为东京法学社也是一个为力图改变现实社会而结成的讨论社团。毫无疑问几个20多岁的创始人是为了亲自学习,亲自思考,和市民们彻底讨论而聚集到一起的。

今天我提到学校创立时期的故事是有理由的。2004年日本迎来了人口高峰值,此后人口开始急剧下降。据说2040年左右人工智能带来的被称为“奇点(Singularity,意指机器人智慧超越人类智能)”的时代巨变将来到日本及整个世界。以前的工作将逐个被其他工作取代,可以和明治维新相匹敌的巨变时代将拉开序幕。这个时代就如几个年轻人创立法政大学时那样是创造新事物的时代。虽然前景还不是很明晰,但身处这一现实中的你们掌握着站在这个时代前列的机缘。

可以推测已经继承了上述所说的“会读”这一通过讨论进行学习的方法的法政大学,面对巨大的变化正力图构筑“实践智慧的学习”方法。今天大家拿到的资料中全文刊登了大学宪章。这个大学宪章高举宪章标题所述的“为自由而生存的实践智慧”,并将此作为本校教育研究上的“承诺”。自由以及为了实现自由,培养能将理论与实际相联系的智慧正是在这个变化时代中我校的职责。

“为自由而生存的实践智慧”到底是什么呢?这里所说的自由指的是不依赖固有的权威、组织,或者周围的共识,靠自己的能力思考,并以此思考为基础建立自律的人生。实践智慧并非仅仅指实际上能发挥作用的知识,而是指在面对社会的、有价值的东西时,能在各个实际场合发挥作用的智慧。刚才说到的东京法学社是由讲授法律的“讲法局”和其另一面即作为律师事务所的“代言局”所组成,因此当时的学生也能够有机会体验律师业务。在现实社会中去实现理想这一体验也是在学校创立初始就受到重视的。宪章所述的内容中,只有“与解决课题有关的实践智慧”才是最重要的、“到世界任何地方都有生存的能力”、“持续可能的社会构建”等都是法政大学所追求的方向。

“到世界任何地方都有生存的能力”说的究竟是什么能力呢?大家从学校走到社会上,无论做什么工作都是和整个世界联系在一起的。那时最为重要的就是尊重多样性(Diversity)。法政大学的《多样化宣言》中,宣布了“跨越因性别、年龄、国籍、人种、民族、文化、宗教、残障、性倾向少数者等等为理由的差别,将它们之间的不同视为个性加以尊重。”这就是在世界上生存所必不可少的态度。

为了让大家能掌握在新时代不断学习的方法,法政大学将继续努力。人只能活一次。大家全力思考、掌握生存基础能力的、也是人生中重要的几年将从今天开始。

最后再次祝贺大家入学。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