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長對談(江戶東京研究中心所長,設計工學部教授 陣內秀信)

2018年04月20日

解析江戶,發現新東京「江戶東京研究」拓展都市的智慧

東京是一個經歷破壞與再生的都市,僅觀看日本近代史也可知,東京克服了關東大地震與東京大轟炸的致命性毀壞,始終維持其作為日本中心的地位。至今在東京的某些區域的都市開發依然進行著,為邁向2020年而持續進化。

自江戶幕府成立以來至今已經過400年以上的歲月,在日本之中心部位累積沉澱的歷史相對地也應極為厚重。但是,關於東京的研究,其歷史卻相當短淺,提倡追求江戶東京如此都市的「江戶東京學」始於1980年代前半期,對自江戶時代至現代為止的期間進行綜合性研究的歷史還不到30年。

此江戶東京學的研究領域於2017年跨出了一大步,法政大學成立了江戶東京研究中心,以文化與建築兩方面為軸心,開始對江戶東京進行綜合性解析。

面對全球化加上2020年(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即將到來,東京更無法停止其都市更新升級的腳步。此次,我們請到了在法政大學江戶東京研究中心進行研究的田中優子校長與陣內秀信教授,與我們談談東京的特徵與江戶東京相關的文化。

田中優子
法政大學 校長

法政大學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科博士課程學分修畢滿期退學,專業為江戶時代的文學與生活文化、亞洲比較文化。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殘障奧林匹克運動會組織委員會「東京2020有識者懇談會」委員等。著作:《江戶百夢》(朝日新聞出版,三得利學藝獎)等。

陣內秀信
法政大學 設計工學部教授

東京大學研究所工學系研究科博士課程學分修畢,威尼斯建築大學留學,專業為義大利建築史與都市史。東京都中央區鄉土天文館館長等。著作:《東京之空間人類學》(筑摩書房,三得利學藝獎)、《東京》(文藝春秋)等。

將被「時代」分割的研究,以「區域」重新進行建構的江戶東京學

——今天還請多多指教。所謂的江戶東京學是指什麼?與至今為止的歷史研究有何不同?(以下省略敬稱)

陣內:在80年代前半期江戶東京學誕生之前,所有學問領域的研究均以「時代」作為劃分。研究江戶風俗的人只研究江戶時代,研究近代建築的人則是獨鍾於文明開化以後的建築。但是,實際上人們的生活是連續不斷的,所有的時代也都一直連接延續著。

由於想將所有的歷史貫穿連接,重新提倡研究的想法,江戶東京學於是誕生。因為此研究,江戶與東京完美連接,我們發現到今日東京的基礎與其原型就在江戶。

現在僅是走在此法政大學校舍所在的麴町,就能感受到江戶的眾多元素。

水都江戶東京

——也就是說不以時代做為區分,而是以區域劃分的研究領域。與到目前為止的歷史研究較之,更令人有親近感。

田中:從至今依然保存下來的神社和寺院也可以追溯歷史,通常神社和寺院所在之處原本為水或山的出入口,與人們的生活很自然地產生了緊密關係,但是在開發該處之後卻又為之感到內疚,於是就祭祀神祇。自然與水源對江戶東京來說是極為重要的生活要素,此次的研究也是提出「水都東京」做為標題。

陣內:包含大眾文化在內,江戶是一個多樣化使用水源創造出充滿趣味的生活文化之城市。不僅是在農耕方面,在漁業也是,佃島、羽田、還有深川,在如此接近城市中心之處擁有如此多漁業地區的地方,望眼全世界只有江戶。這樣的行業伴有眾多危險,也因此人們的宗教信仰相當虔誠,各處祭祀著神明。

然後水源不僅是與產業息息相關,與玩樂文化也有深切的關聯。江戶的船隻支撐著物流自不待言,除此之外也是去觀看戲劇的遊樂設施,因而深受人們的喜愛。從不論是現今或往昔,賞花的定番景點大多在水邊此點便可知,人潮聚集的地方必有水。

也就是說江戶的水源與人們的生活、產業、流通、精神、文化等所有方面都密不可分。

——水源可說是無微不至地滲透到生活的每個角落。江戶原本就是水源豐富的土地嗎?

田中:由於靠近海洋,因此在飲用水方面並無豐富水源。說到江戶使用什麼樣的水,其實是從西邊的山引水至神田川,然後將分水後的水源導入地下的水管。如此,使用地下水管將水送至大名(諸侯)宅邸,乃至平民百姓居住的長屋(連排房屋)之下,然後在地下水管上建造水井以代替水龍頭,從水井打水使用。因此,雖說是水井,卻是從地下水管來的水,而非天然地下水。下水道也相當完備,甚至連接到胡同和小巷裡。

江戶東京博物館製作了當時水道設備的詳細實景模型,挖掘出土的地下水管也一同展出,非常值得參考。

「都市內部中的都市」孕育出豐富多彩之文化

——從以前生活用水和流通機能就如此發達的江戶東京,與西洋的都市在建設上有何不同呢?譬如巴黎被形容是以放射狀形式所建造的都市……

田中:在我個人的印象中,覺得並非是有一個中心點,然後所有的起點集中於該處,而是隨處都設有聚集點的感覺。雖然,江戶大致上是5大街道的入口全部集中在日本橋的形式,但是市街本身則是各個地區各有其市街聚落。

並且存在著在市街中還有市街的構造,例如煙花巷和芝居町(戲劇藝術的街區)。現在的東京,劇場是市街景象中的一個部份,但在江戶時代則是先建設所謂「芝居町」的市街,然後將多家劇場設置其中,如此一來該處就形成只有劇場的市街,劇場相關的人們就居住在周圍,居民自然成為劇場的支持者,熱烈支持戲劇表演。像如此擁有強大熱力的「都市內部中的都市」,在江戶可說是不勝枚舉。

即使取長屋來看,其實長屋有長屋的團結力,如會有負責多個長屋消防任務的人出來等等,與其說是由官員管理維護,其實是在人們居住的各個地區各自發展出自治組織。

為了東京的都市升級

——如此說來,雖然同樣是江戶,但也會因區域的不同而產生非常細微分化的區域特色。由於為迎接2020年的築地市場遷移問題等,東京現在正好處於都市容貌改變之際,是否有什麼必須變更的部分或應該一直保存下去的特色等?

田中:在突顯東京都市的個性的用意上,我覺得有許多恢復成以前的狀態應該會比較好的地方,譬如利用水路的想法。現在隅田川上有船隻航行,其實日本橋川也能行船,並且東京還有很多運河,應該也可以使用於交通上。

如此的話,除了至今為止的“從陸地到水面”的觀點之外,“從水面到陸地”的觀點也會因應而生。有如此景觀的出現也非常好,難得東京也有河川,卻不像泰晤士河和塞納河般擁有大的河川穿流於大都市的中心地區且人來人往的景象,令人覺點有些可惜。

陣內:我覺得應該讓大家更加意識到在都市的中心地區有盎然綠意與水形成的美麗空間所擁有的價值。

現在「綠色基礎建設」一詞已在世界各地被使用,意指以綠意與水做為基礎來建設市街,這是人們對以鋼筋水泥建造的近代基礎建設所做的反省,以期創建更加優美永續的市街。其實,日本在以前就已經如此做了,江戶的經驗正是綠色基礎建設的體現。

為了達到如此建設的技術也令人讚嘆,理所當然地包括剛才提到的水路,還有造園等植物相關的技術也是。為了鞏固河堤而種植櫻花樹,不但可防洪也成為名勝地點。

現代的我們擁有更加進步的科技,因此只要確實設定目標的話,就可以使綠意與水以美好的姿態重生,創建出僅屬於近未來東京的空間。不過,由於經濟理論佔優勢,因此也有其難處……。

田中:我們正努力開展“東京獨有的空間”此一價值觀,希望有朝一日能發展出適當的經濟理論,這也是為了達到此目標的計畫項目。一旦實現,東京將成為世界上獨具風格的都市。

在持續變化的東京中,一直保存流傳下去的都市元素

——剛才您提到走在東京可發現到許多江戶流傳下來的元素,請問以什麼樣的觀點遊走於東京才可以欣賞享受江戶與東京連接延續的樂趣?

陣內:為了能夠盡情享受遊走於東京的樂趣,必須擁有智慧。在歐洲,舊式建築流傳至今,依然可見,因此無須具備相關知識也能體驗到某種程度的樂趣。但是,如果您理解到東京所擁有的精深趣味,那你就會覺得自己知道得不夠充足了(笑)。

東京持續不斷地在改變,但也可從中尋找到一直不變的元素,譬如土地使用的形態和道路交通網等與江戶時代幾乎沒有差異。因此,雖然建築物等地面上的東西一直在更新,但其基礎卻毫無改變。東京一直是一個新的都市,同時也是最古老的城市。

沒有任何一份地圖會比東京的地圖更有趣,如果你拿著舊地圖與新地圖遊走東京的話,您就能夠了解江戶的街道經過何種變化而成為現在的景觀、是被如何設計而成。

天保御江戶大繪圖(1843年)


出處:國立國會圖書館

出處:國立國會圖書館

國土地理院航空照片(2007年)

出處:國土地理院

出處:國土地理院

——如此對照觀看真的很有趣,如果能夠更加輕鬆愉快地獲得這些知識的話,就能夠讓更多不同的人們享受東京的樂趣。

田中:使用最新技術的話,就有可能觀賞到該場所的往昔面貌。與企業聯手合作的話,也能創造各種不同的價值。我想如果能夠發出各種愉悅遊走於東京的資訊,並共享資訊的話,東京將會變得更有樂趣,並且可以培養更多人欣賞歷史的眼光。

——今天非常感謝兩位。

點擊此處進入江戶東京研究中心網頁

點擊此處進入法政大學網頁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