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八年度 入學典禮致辭

April 3, 2018

各位新生們,恭喜你們進入法政大學就讀!也在此向各位家長們致上誠摯的祝賀!

近幾年法政大學大學部報考人數逐年增加,二○一八年度更是創歷年最高,連續三年每年都刷新紀錄。諸位都是在如此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才進入本校就讀,包含研究所的新生在內,諸位都是肩負下一代的先驅者,希望諸位能充滿自信地在法政大學學習。 

法政大學於明治十三年,即新曆一八八○年以「東京法學社」之名揭開大學的序幕,而創設此學校的竟是三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由於在自由民權運動的思潮下,對權利意識覺醒的當時人們起而探求法律的知識之故。此三人為金丸鐵(Magane Kanemaru)二八歲、伊藤修(Osamu Ito)二五歲、以及薩埵正邦(Masakuni Satta)二四歲,位於市谷校區「外濠校舍」最高樓層的多用途大廳「薩埵大廳」(SATTA HALL)的名字就是取自三人中之一,也是最年輕的創校人之名,同樣在市谷校區,有一座二七層樓高的高樓校舍,名為「布瓦索納德大樓」,取自法國人布瓦索納德博士之名,三位年輕創校人鑽研法學,並成為東京法學舍之基礎,所學習的就是此布瓦索納德博士之學問。 

如此說來,法政大學僅是從外國老師之處引進歐洲的學問和教育方法而已嗎?於是我對這三位年輕人為何要創設學校?當時的社會是什麼樣的氛圍?極為感到興趣,這些問題的關鍵就在與自由民權運動息息相關的「結社」活動。據說在法政大學的前身東京法學社創立當時的一八八○年,日本大約共有二○○○個結社而成的團體,他們抱持著對政治與法律的意識與熱情,為了進行討論而結社。隨著江戶時代的落幕,擔任政治與法律等的武士不復存在,因此有必要農民、工商階層、然後原為武士者的各式人等不分族群,聚集在一起共同討論。不再因「身分」制度而被劃分階級的市民們,以制定憲法、開設國會為目的,熱烈成立讀書會,進行討論或者舉辦演講會等。也因此,複數個如五日市憲法等由市民起草的憲法草案誕生。在東京都五日市,據說有以討論為目的而結社的團體,以「獲得自由的捷徑是知識還是腕力?」或是「是否可以擁立女帝?」等為主題進行辯論。多摩校區所在的町田市相原町在明治時代稱為相原村,共有近百名的年輕子弟不分晝夜地進行討論,多摩地區是一個自由民權運動格外熱烈興盛的區域。

日本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結社的活動,在岡山縣有一個名為「蛙鳴群(AMEIGUN)」的結社團體,成員們認為自己只不過像是在田裡鳴叫的青蛙,即便如此,應該主張的事情也會鳴叫提出主張,「蛙鳴群」就是表達成員們如此意志的名稱。 

東京法學社於一八八九年發展成為「和佛法律學校」(和為日本、佛則是法國,即日法法律學校之意),首屆校長為名為箕作麟祥(Rinsho Mitsukuri)之人。箕作麟祥於一九歲時,成為當時的外國奉行,即現今外交部的翻譯部門領導人物,二一歲赴法國,不久之後擔任「和佛法律學校」的校長,之後撰寫了首部正式論述法國大革命的歷史書。箕作麟祥與創設一橋大學的森有禮(Arinori Mori)、開設慶應義塾的福澤諭吉(Yukichi Fukuzawa)等一○人結社成立「明六社」,發行《明六雜誌》,為領導當時知識的結社團體,於是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為了創建新社會而有眾多人們意志高昂地熱烈討論的時代。 

雖說生於江戶時代的人們經由結社熱烈地討論探究,不過,為何他們能夠做到如此?那是因為在江戶時代的私塾就已經確立了所謂「會讀」,也就以討論為中心的學習方式。「會讀」是以一○人左右為一組,學生們按照順序每人針對教材一定的部分進行講解的方式。對於學生講解的內容,其他人可以提問並進行討論,教師則在討論的進行中出現對立或混亂時介入其中,做出判定。 

說到江戶時代的學習方式,首先是發聲唸出加以記憶的「素讀」,也就是藉由聲音記入腦中;然後將記入腦中的詞句,透過課堂聽講深入理解其意;最後就是進行「會讀」。江戶時代的日本人並非僅是學習並獲得知識,甚至將所學知識在與現實世界做比對的同時,並對如何將所學落實於現實社會中加以思考、表達與進行討論。也因此,在藉由開設國會、制立憲法,以法律建構市民社會的時代之際,無數的民眾也能夠提出各種不同的意見進行爭論。我覺得東京法學社應該也是為了改變現實社會而進行討論探究的結社,我絕對相信是二十幾歲的創校人為了能夠自力鑽研、思考,然後與市民們徹底進行討論,因而聚集在一起。

今天我在此講述關於創校年代之事是有理由的。二○○四年日本的人口總數達到了最高峰,之後人口遞減呈急遽下滑的現象。二○四○年左右,預測日本與全世界將迎接人工智慧到達所謂奇點(Singularity,意指機器人智慧超越人類智能)的巨大變化,至今為止的工作將紛紛為其他工作所取代。等同於明治維新的變化時代已然啟動,如此的時代就像年輕創校人創設了法政大學一樣,是一個創造新事物的時代。雖然未來難以預料,但是在此現實環境中,在座的每一位都握有成為先驅者的機會。

剛才提到透過討論進行學習的「會讀」方式,可以推測法政大學傳承了此方式,而如今面對巨大的變化,法政大學正致力於建構所謂「實踐智慧的學習」的方法。今天諸位手上的資料上刊載了法政大學大學憲章的全文,此大學憲章以「活出自由人生的實踐智慧」為標題,做為本大學在教育研究上的「承諾」。因為處於此變化的時代,培育為了自由、以及為了實現自由所需的可應用於各種環境現場的智慧,才是本大學的任務。

何謂「活出自由人生的實踐智慧」?此處所說的自由是指不依附一直以來的權威、組織、周遭氛圍,以自我的力量思考並根據思考所得規律自己、活出人生之意。實踐智慧並非僅是實際上有助益的智慧,而是指在各自不同的環境現場,對於對社會有價值的事物所發揮的智慧。剛才提及的東京法學社,據說是由闡述講解法律的「講法局」與具有律師事務所性質的「代言局」所構成,形成使學習者也能夠體驗到律師業務的結構,如此可體驗到在實際社會的現場實現理想的方式,自創校時代以來就受到了重視。大學憲章中認為「為解決課題的實踐智慧」最為重要,並且描述了「不論身在何處都能活出自己人生的能力」、「建構永續發展的社會」為法政大學所朝向的目標。

所謂「不論身在何處都能活出自己人生的能力」是什麼樣的能力?諸位出社會的時候,無論是擔任何種工作都會是與世界全體相關連的工作,這樣的時候最為重要的就是尊重多樣性(Diversity),法政大學的「尊重多樣性宣言」提出「突破以性別、年齡、國籍、人種、種族、文化、宗教、身體障礙、性少數群體(Sexual Minority)等為理由的歧視,將這些差異視為個人之個性而加以尊重」的宣言,這才是生存於這個世界所必須的態度。

法政大學會努力不懈地培養諸位獲得可在新時代中永續學習的方法,人生僅此一回,在人生中可以培養盡情思考、活出自己人生之基礎能力的重要數年就從今天開始了。

再次恭賀諸位入學!

 

PAGE TOP